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會員之家

TEL 0551-63542827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 E-mail:[email protected]
  • 傳真:0551-63542897
  •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政務區祁門路1688號興泰金融廣場18層
會員發布 Membership released
   
  簡政放權專題一:國務院部署公開各部門行政審批事項目錄等工作  
  2014.02.24        
  

 

【導讀】新華網北京220日電 為深入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國務院日前決定,向社會公開國務院各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以鎖定各部門行政審批項目“底數”,接受社會監督,并聽取社會對進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的意見。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通知,對各部門公開行政審批事項等工作進行部署。

   通知指出,各部門要于近日在門戶網站公開本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公開內容包括:項目編碼、審批部門、項目名稱、設定依據、審批對象,以及收集社會各界對進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項目意見的具體方式等。各部門分別公開后的一定期限內,國務院審改辦要在中國機構編制網公開各部門行政審批項目匯總清單。中央政府門戶網站也將適時公開匯總清單。

  通知強調,各部門不得在公布的清單外實施其他行政審批,不得對已經取消和下放的審批項目以其他名目搞變相審批,堅決杜絕隨意新設、邊減邊增、明減暗增等問題。對違反規定的將嚴肅追究相關單位和人員責任。同時,對國務院此前決定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要落實到位,及時清理修改有關規章和規范性文件,切實加強事中事后監管。

  通知要求,各部門要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關于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精神,認真收集并研究清單公開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見,進一步梳理本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對取消或下放后有利于激發市場主體創造活力、增強經濟發展內生動力的行政審批事項,進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要改革管理方式,向“負面清單”管理方向邁進,清單之外的事項由市場主體依法自主決定、由社會自律管理或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門依法審批。

【解讀】 摸清底數,鎖定改革目標

   對于普通公眾而言,“權力”一詞雖然熟悉,但又很抽象。專家表示,其實,行政審批就是政府部門權力的直接體現,而此次國務院各部門公開這個目錄,就是要把中央政府的權力以清單的形式向社會公開,在陽光下“曬一曬”。

  “公開權力清單是建立陽光政府的重要步驟,讓權力真正在陽光下運行。”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院長董克用說,亮出“清單”,就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讓公眾知道政府的權力邊界。

   此外,明確的權力清單也使推進多年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進一步摸清了底數,進而鎖定改革的目標。

   專家表示,長久以來,在行政審批制度改革過程中存在“家底不清”的問題,簡政放權常常是這邊減、那邊增,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甚至變成“數字游戲”。

  “例如有的審批項目本來是不存在的,有的審批項目從來就沒有人申請過,有的項目又存在多部門交叉,這些情況都會造成審批項目總數的模糊不清。”董克用說。

  此次國務院印發的通知要求各部門在門戶網站公開本部門目前保留的行政審批事項清單。同時強調,各部門不得在公布的清單外實施其他行政審批,不得對已經取消和下放的審批項目以其他名目搞變相審批,堅決杜絕隨意新設、邊減邊增、明減暗增等問題。

  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負責人去年10月接受記者采訪時就表示,形成中央政府行政審批事項目錄,鎖定改革的目標,讓全社會監督,這是推進整個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工作的起點。

  開門搞改革,進一步推動簡政放權

   在公開權力清單的同時,國務院印發的通知還要求各部門要“認真收集并研究清單公開后各方面提出的意見”“進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

   專家表示,改革進入深水期后,容易改的已經改了,剩下的都是“硬骨頭”,在這個階段,就要集合各方智慧,精簡出真正需要審批的項目,而向社會亮出“權力家底”就是開門搞改革,是對改革的深化。

  “公開不是最終目的,公開是為了讓百姓、企事業單位進行反饋,這些項目該不該由政府審批,以及如何才能讓審批更加便捷高效。”董克用說,“公開,也有利于防止部門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不肯‘割肉’。”

   打開教育部官方網站,在首頁就能找到《關于公開教育部行政審批事項目錄的公告》。對于公告附件中所列的“高等學校教授評審權審批”,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大學教授就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職稱評定應當是學校辦學自主權的一部分,教授評審應當由高校自主,因為不同的學校對教授的評定標準不同。”這位教授認為,這并不符合當下的改革方向,這樣的審批事項是否需要改革,就應該征集各方意見。

   權力清單將成制度

   實際上,隨著改革的推進,“曬”出權力清單的將不僅僅是中央政府部門。

   李克強總理日前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深化改革專題研討班上作報告時指出,要“逐步建立各級政府的權力清單制度”。

   浙江省宣布今年起將全面推行政府權力清單制度,安徽省試點實施省級政府機關行政職權清理試點改革,并要求試點單位曬出“權力運行圖”。此外,一些地方和部門已經在向“負面清單”管理方向邁進。

  專家表示,建立各級政府的權力清單制度,實際是要求政府轉變職能,處理好與市場、社會的關系,激發市場活力,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基礎性作用,這是“深化改革”在政府管理體制方面的真正落實。

  “從源頭上減少審批環節、降低審批門檻、激發市場活力,讓能做的人都能夠有參與的渠道和可能,這實際是對政府管理效能、公共服務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董克用說,這不僅要提高事前審批的效率,更要求在事中、事后監管中采取行之有效的辦法。

   同時,專家表示,要保證改革的成果鎖得住、不反彈,下一步還要健全政府職責體系。南開大學副校長朱光磊教授表示,所謂構建政府職責體系,就是一個層級一個層級、一個部門一個部門、一項一項把政府的行政審批、提供公共服務方面的職責和監管方面的職責等一一理清楚,分解到位,立法確認。

   朱光磊表示,各級政府都應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下做該做的,放不該做的,最終形成符合中國國情和現代政府發展規律的政府職責體系。

杜絕簡政放權成為“數字游戲”

    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確定的全面深化改革部署的一個關鍵領域。長久以來,過多過濫的行政審批不但束縛市場活力,有些還淪為腐敗的溫床。全面深化改革,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必須堅定不移地轉變政府職能,持續推進簡政放權。

   作為政府的一場自我革命,當行政審批制度改革進行到“割肉”階段,調整、協調部門自身以及部門之間的利益不僅存在難度,而且可能引起變相抵制。具體到行政審批項目上,如果取消的僅僅是一些常年不用的審批項目,或者簡單地把多個項目合并成一個,從數量上看似乎減少了,但這樣的“數字游戲”并不能使企業和社會真正“松綁”。

  亮出政府部門的“權力清單”,厘清權力邊界,讓公眾對“哪些該審批,哪些不該審批”不再“云里霧里”,有利于公眾更好地進行監督。按照通知要求,各部門應當認真收集各方面意見,進一步加大取消或下放力度,真正做好簡政放權。吸引更多公眾參與改革,根據公眾意見推進改革,才能推動政府徹底劃清“為”與“不為”的界限,做好“管”與“放”的文章。

   曬“權力家底”,釋改革紅利

  新一屆政府成立之初便作出承諾,至少要取消、下放現有行政審批事項的1/3。“言必信,行必果”,截至目前,中央政府分五批取消、下放行政審批等事項,取消下放任務已完成1/2。“自我革命”“壯士斷腕”,政府用實際行動履行諾言,收獲了市場和社會的一致點贊。有企業主感嘆,堅持這樣做下去,就不用再為一個公章操碎心、跑斷腿了。

  誠如專家所言,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政府職能轉變的突破口。回顧2013年總理記者會、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常務會議和今年國務院第一次常務會議,簡政放權始終都是“當頭炮”。此次公開國務院各部門行政審批事項目錄,更是政府曬自己的權力家底。鎖定“底數”、接受監督、聽取意見,這一舉措抓住了牛鼻子,能起到一石三鳥之效。

  在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中,還常有“邊減邊增、明減暗增”的數字游戲,也常有“有利不放、無利推讓”的隱性規則。的確,每一個審批項目都對應著一項具體權力,調整之難可想而知。要改到實處、取得長效,需如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所言,“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此次公開的目的,就在于促進權力運行的公開透明,同時進一步摸清家底,便于精確鎖定改革目標。此外,開門搞改革、廣泛聽取意見的方式,有利于凝聚眾人拾柴的心勁兒,集萃群智,不斷為后續改革出新招、謀實效。

  行政審批制度的大動作,與簡政放權的改革思路相契合,彰顯了為民服務的執政理念,廓清了政府運行的權力邊界。下發通知中,“向‘負面清單’管理方式邁進”的表述也頗耐人尋味。如果說對市場主體日漸明晰的“負面清單”,意味著“法無禁止即自由”,那么公布行政審批事項目錄可稱“正面清單”,是對公權力“法無授權即禁止”的要求。政府部門嚴格按照公開目錄履行審批職能,清單之外事項皆由市場主體依法自主決定,一正一負,必將激發巨大的發展正能量。

  公開不是目的,更不是為了固化現狀,而僅僅是改革的開端。下一步,需要的是讓公開真正發揮效用。聽取社會各方面意見,該留的留、該放的放、該規范的規范。一方面,確保審批事項目錄公開在動態中保持含金量,不走形式;另一方面,也應進一步規范權力運行,清除變相審批的土壤和空間。在此基礎上,創新機制、暢通渠道,加強社會監督、輿論監督,確保公眾知情權、監督權不落空。

  庖丁解牛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公開權力清單,同樣是行政審批改革的關節;而行政審批改革,又可謂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的肯綮。從削減數量到公開目錄,表明這一重要改革已不再只是盯緊數量,而是在向深水區挺進,這正體現了“積小勝為大勝”的改革策略、“蹄疾而步穩”的改革節奏。在更多領域、更大范圍,也都需摒棄急功近利的改革觀,真正從大局著眼、從長遠出發,才能真正探索出一條新路徑、開拓出一種新境界。

 

 

  
 

--來源:新華網
下载二八杠